产品分类 products

最新产品 supply

【新手指南】全的投标人关联关系判断

发布时间:2024-04-20
发货地址:河南省郑州  
产品数量:0.00套
单 价:500.00 元/套 起
价格电议 服务范围大中小企业 交付方式电子版或纸质版 服务地区全国 是否有售后服务 产品类型标书,投标文件 服务对象各行业投标企业 服务模式一对一服务 适用范围各行业服务类\采购类\工程类 格式PDF+WORD 服务人员大中小企业 保密情况签保密协议或者合同 服务优势一对一标案工程师直接沟通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尤其是现代企业制度的推行和资本市场的发展,具有关联关系的企业也越来越多,在招标投标中,经常碰到这样一些问题:


★ 招标人或招标代理公司的子公司或母公司能否参与投标?

★ 同一法人控股的两家不同子公司能否参与同一项目投标?

 两个投标人的股东或高管存在交叉关系,其投标是否无效?

······


一言概之,其实就是招标投标过程中各参与方的关联公司能否投标或投标是否有效的问题,本文引用当前的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定,对招投标过程中各参与方关联公司投标问题进行了针对性分析。

1

何为关联公司


2016年,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关于完善关联申报和同期资料管理有关事项的公告》,其中二条对关联企业的认定进一步细化为七项标准:


(一)一方直接或者间接持有另一方的股份总和达到25%以上;双方直接或者间接同为三方所持有的股份达到25%以上。

如果一方通过中间方对另一方间接持有股份,只要其对中间方持股比例达到25%以上,则其对另一方的持股比例按照中间方对另一方的持股比例计算。

两个以上具有夫妻、直系血亲、兄弟姐妹以及其他抚养、赡养关系的自然人共同持股同一企业,在判定关联关系时持股比例合并计算。

(二)双方存在持股关系或者同为三方持股,虽持股比例未达到本条(一)项规定,但双方之间资金总额占任一方实收资本比例达到50%以上,或者一方全部资金总额的10%以上由另一方(与立金融机构之间的或者除外)。

资金总额占实收资本比例=年度加权平均资金/年度加权平均实收资本,其中:

年度加权平均资金= i笔借入或者贷出资金账面金额×i笔借入或者贷出资金年度实际占用天数/365

年度加权平均实收资本= i笔实收资本账面金额×i笔实收资本年度实际占用天数/365

(三)双方存在持股关系或者同为三方持股,虽持股比例未达到本条(一)项规定,但一方的生产经营活动由另一方提供权、非技术、商标权、著作权等特许权才能正常进行
(四)双方存在持股关系或者同为三方持股,虽持股比例未达到本条(一)项规定,但一方的购买、销售、接受劳务、提供劳务等经营活动由另一方控制。
上述控制是指一方有权决定另一方的财务和经营政策,并能据以从另一方的经营活动中利益。

(五)一方半数以上董事或者半数以上管理人员(包括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经理、副经理、财务负责人和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人员)由另一方任命或者委派,或者同时担任另一方的董事或者管理人员;或者双方各自半数以上董事或者半数以上管理人员同为三方任命或者委派

(六)具有夫妻、直系血亲、兄弟姐妹以及其他抚养、赡养关系的两个自然人分别与双方具有本条(一)至(五)项关系之一。

(七)双方在实质上具有其他共同利益。
鉴于在招标投标过程中,各参与方的关联公司投标具有高度敏感性,经常被视为有“串通投标“的嫌疑,也是经常引起其他投标人投诉的关注点,为确保招投标过程的公平公正,宜对关联公司做扩大化解释,故本文所讨论的关联公司参照《税法》相关规定。




2


与招标人相关的关联公司投标




与招标人具有关联关系的企业投标,与招标人产生协同一致或串通,影响招标公正性。








因此《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三十四条规定,“ 与招标人存在利害关系可能影响招标公正性的法人、其他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参加投标。单位负责人为同一人或者存在控股、管理关系的不同单位,不得参加同一标段投标或者未划分标段的同一招标项目投标。违反前两款规定的,相关投标均无效。”






条例中没有对何为“利害关系”进行详细说明,笔者认为,与招标人相关的关联公司即属于与招标人存在利害关系范围。






那么,是不是与招标人相关的关联公司都不能参与投标或投标无效呢?






针对上述法规中没有明确的地方及现实中经常发生的案例,《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释义》一书对《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三十四条款进行了释义。








“与招标人存在利害关系可能影响招标公正性。考虑到我国经济体制改革还需要进一步深化,各行业、各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一,以及产业政策与竞争政策的协调,本条没有一概禁止与招标人存在利害关系的法人、其他组织或者个人参与投标,构成本条1款规定情形需要同时满足‘存在利害关系’和‘可能影响招标公正性’两个条件。即使投标人与招标人存在某种‘利害关系’,但如果招投标活动依法进行、程序规范,该‘利害关系’并不影响其公正性的,就可以参加投标。”








但是,“可能影响招标公正性”由谁判定、判定的标准又是什么,现行的法律法规均未予以明确。




所以笔者认为,只要招标人在招标文件编制、投标人要求设置、评标的选取、开标、评标、定标等招标的各个环节依法合规,对每一位投标人均做到公开、公平、公正,并且没有任何证据明显显示对其他投标人不公,在这样的情况下,与招标人相关的关联公司是可以参与投标的,且其投标不应被判为无效。




同时,根据《采购法实施条例》,供应商认为采购人员及相关人员与其他供应商有利害关系的,可以向采购人或者采购代理机构书面提出回避申请,并说明理由。




综上,我们可以看出,法律法规并没有直接禁止招标人的关联公司参与投标,只有当其关联公司投标可能影响招标公正性时,才禁止其投标,且其投标后,只要整个招投标过程依法合规、公平公正,没有出现招标人与其串通等违法违规行为,也不应判其投标无效或否决其投标。




同时,我们也需要注意,招标人的关联公司参与投标,与关联公司存在利害关系的招标人工作人员应当予以回避。


3


与招标代理机构相关的关联公司投标




招标代理机构是接受招标人的委托,具体负责办理招投标事宜的机构,其身份等同于招标人,所以法律法规对招标人的相关规定同样适用于招标代理机构,与招标代理机构相关的关联公司投标,只要不影响招标公正性,都是可以的。




同样,与关联公司存在利害关系的招标代理机构工作人员应予以回避。




对招标代理机构应遵从的规定,《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在十三条中予以了明确,并且进一步对代理机构的“自我投标”及提供投标咨询做了禁止性规定。






“招标代理机构代理招标业务,应当遵守招标投标法和本条例关于招标人的规定。招标代理机构不得在所代理的招标项目中投标或者代理投标,也不得为所代理的招标项目的投标人提供咨询。”






4


与投标人相关的关联公司投标




实践中,经常遇到同一母公司的多家子公司同时参与同一项目的投标,或者两个投标人的负责人存在交叉任职情形,如A投标人的董事同时也是B投标人的监事,或者A投标人的股东同时也是B投标人的股东,或者两个投标人的法定负责人存在夫妻、父子等亲属关系等。






由于两个投标人之间存在的关联关系,很让人联想到是否存在串通投标的可能,在评标中一些评标面对此类情形如何评判也往往举棋不定,评标结果公示之后,其他投标人也往往就这种关联关系提出质疑和投诉。








针对以上情形,《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三十四条二款规定,“ 单位负责人,是指单位法定代表人或者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代表单位行使职权的主要负责人。”《采购法实施条例》十八条也做了同样的规定。《会计法》五十条规定,“单位负责人,是指单位法定代表人或者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代表单位行使职权的主要负责人。”






据此,可以看出,只有法定代表人或者代表单位行使职权的主要负责人为同一人的不同单位,或者存在控股关系的母子公司,或者存在管理关系的不同单位,才被禁止参加同一标段或未划分标段的同一项目投标,法律法规并没有对存在其他关联关系的投标人做出投标限制。






“法无禁止即可为”,除了《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三十四条二款规定的三种情形外,具有其他关联关系的投标人是可以参与同一项目投标的。






5


与评标相关的关联公司投标




《招标投标法》三十七条规定,“评标成员的名单在中标结果确定前应当保密。”所以在截止投标前,潜在投标人或投标人不应该知道评标名单,也就无法得知自身是否与评标存有关联关系,其参与投标是不受限的,且进入评标阶段后,也不会因其与某评标存在关联关系而否决其投标。






《评标和评标方法暂行规定》(七部委令2001年23号)十二条对评标应当回避的情形进一步做了具体规定,如下: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担任评标成员:
(一)投标人或者投标人主要负责人的近亲属;
(二)项目主管部门或者行政监督部门的人员;
(三)与投标人有经济利益关系,可能影响对投标公正评审的;
(四)曾因在招标、评标以及其他与招标投标有关活动中从事违法行为而受过行政处罚或刑事处罚的。
评标成员有前款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主动提出回避。


根据以上法律法规分析,潜在投标人或投标人参与投标时无须考虑自身是否与评标存在关联关系,他们投标时也不应知道评标名单。




倒是招标人组建评标时,应结合投标情况,与投标人存在关联关系的评标排除在评标外,已经进入的应该换,评标也有主动回避的义务,否则其评审意见无效。




综上所述,在招投标领域我们可以看到,虽然相关法律法规对于投标主体做出了一定的限制,但是并没有禁止招投标各参与方具有关联关系公司之间的公平竞争。




我们应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审慎对待各类关联公司的投标,不可肆意一些潜在投标人的投标权利,也不可武断地认为关联公司投标一定存在串通行为而否决其投标。